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却道寻常_ 第八十六章 怎么也不想输第二次-

时间:2021-02-22 23: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三两才气小说却道寻常 第八十六章 怎么也不想输第二次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很少有人会将槐树和池塘放到一起,就像同样很少有人会将堆满纸书和卷宗的书柜放到外面。

    而且是放到饭桌之前。

    扶着老爷子坐在最上头,皇甫理伸手做了一个请势便自顾自的坐在了左手首位上。

    皇甫极和皇甫婉儿对着几人点了点头纷纷坐下,各自拿了碗筷盛满了饭。

    正如他们口中所言,不必拘束,也不必谈一些形式上的东西,这就只是一场家宴,无论是氛围还是饭菜都是如此。

    简单的九个菜,没有什么讲究,四荤四素,还有一碗翡翠蛋花汤。

    家宴的味道自然谈不上奢华,无论是味道还是摆盘都很朴实,但很好吃。

    李休吃了一口青菜,觉得十分不错。

    “吃饭的地方通常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讲究,但桌子前放着两个书柜的确很少见,可有缘由?”

    不戒小和尚夹了一块肉吃的满嘴流油,那番模样将皇甫兄妹看的一愣一愣的,哪见过和尚吃肉的?

    不愧是法号不戒,果然啥都不戒。

    皇甫极开口解释道:“没什么特殊的缘由,只是因为我和小妹喜欢看书,但又懒得动弹,于是便直接将书柜移到了这里,饭后可以坐在树下直接看,省力的很。”

    皇甫婉儿脸色微微一红,低头吃着面前盘子里的青菜,也不说话。

    也难怪,皇甫极这话好像将她说成了一个好吃懒做的人一般。

    皇甫婉儿很漂亮,而且是那种真正的温柔知性,书香世家独有的温婉儒雅,让人见了就忍不住心生欢喜。

    没人不喜欢这样如水温柔的女子。

    “先前理公子说要问我一件事情,何事?”

    李休吃光了一碗饭,然后将饭碗递给了梁小刀。

    他则是抬头看着皇甫理问道。

    许多地方都有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讲究,但是皇甫家并不在这些事情,何况也的确没什么道理。

    皇甫理一只手端着饭碗,沉吟了一会儿问道:“子非的伤好些了吗?”

    子非入五境的时间比他晚,但刚入五境便在诸天卷上高居第七,一剑斩出千万里来到了从浦的门前,后更是以五境之身斩六境雷劫,这份气魄放眼天下也是无人可比。

    荒州之上的人很少会提起这个名字,但每当有人提起总会露出尊敬之色。

    他口中提到的伤势自然是在说子非斩六境雷劫之时所留下的伤势,那样的伤很重,妄图挑衅天地法则,若不是萧泊如太强硬生生的撕碎了劫云,恐怕最后子非会受到不小的牵连。

    梁小刀盛好了饭递了过来,李休伸手接过,回答道:“我走的早,并不知晓他的状况如何,但有草圣在,即便再重也算不得什么。”

    这话倒是没错,皇甫理点了点头,心中认同。

    草圣在医道之上的手段即便是放到荒州那也是处于绝对顶尖的行列,何况还有医天下这样的圣药存在。

    “只是可惜,自从当年梅会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皇甫理叹了一口气,目光之中满是遗憾。

    “荒州和大唐很远,但我想对你来说并不算远。”

    李休看着他,说道。

    对于一个三十岁便已经是五境宗师的人来说,尤其是皇甫理在入五境的时候甚至还不到三十岁,对于这样一个绝对的天之骄子来说,要去一次唐国算不得什么。

    皇甫理沉默了一瞬,解释道:“当年书院梅会聚集了整片大陆之上年轻一辈所有的所谓天骄,即便是青山剑宗和妖族都有人参加,但最终却无一例外都输在了子非的手上,也就是从那一日之后倾天策上关于子非的记录当中写上了一个横压一代的词语。”

    这话的确不假,横压一代就是横压一代,同代当中没有一人能够比得上他。

    饭桌之上无人说话,显得很是安静,过往就只有风吹过树叶吹过池水的声音。

    还是那柜纸书随风而翻动的清爽。

    这声音很好听。

    李休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的脸上,显然还是之前那个问题,荒州与大唐固然距离遥远,但是对于五境修士来说却也算不得什么。

    如果真的想去直接去便好,哪里还用得着在此刻不停地遗憾着。

    看出了他们几人心中的想法,皇甫理露出一个笑容,眼中也出现了一抹不服输,轻声道:“我与他第一次见面之时便输给了他,没理由第二次见面还要输给他。”

    这话说的并不直接,但李休却听懂了他的意思。

    因为他现在没有胜过子非的把握,所以哪怕再如何想见,那也是不如不见。

    “我很好奇,当年的梅会发生了什么。”

    李休开口问道。

    关于当年梅会的记载有很多,无论是倾天策还是书院,甚至就连听雪楼以及江湖上都有不少关于那个过程的传闻和记载。

    他每一处都看过,但总觉得差在哪里。

    就像是有所纰漏,中间的什么过程有意无意的被人选择了忽略,一场波澜壮阔的盛宴却缺少了最为重要的东西,那无论是读起来还是听起来都会差上很多意思。

    他曾经问过子非,子非却从未说过。

    所以这事儿也就再未提起过。

    皇甫理沉默了片刻,眼中闪过了极为复杂的神情,带着追忆和怀念,还有尊重和敬仰,最重要的是那双眸子深处的钦佩和惊艳。

    种种复杂不一的眼神竟是在同一时刻出现在眸中。

    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情一定就如同这双眼一般复杂且难明。

    “当年梅会发生了很多事,倾天策的记载也没有出现太大的纰漏,只是那件事情很难用文字和语言和叙述。”皇甫理的目光不停流转,就像是在沉吟措辞一般,直到许久之后他方才说道,话语中带着由衷的敬佩和拜服,也有一丝向往,道:“子非是惊艳了时代的人,无论是前十万年还是后十万年,天下间都不可能再出现如他那般优秀的人。”

    “有多优秀?”

    梁小刀忍不住插话问道,他的脸上带着一抹骄傲之色,子非就是大唐的颜面,天下间任何人提起对他的敬仰都会让唐人露出骄傲之色,与有荣焉。

    “言语无法形容。”

    皇甫理想了想,说道:“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只能说无论是荒州还是唐国,又或是东方的青山剑宗,所有与他同时代的人站在一起,也不如他的一条手臂,子非生在当代,他的敌人却站在从前。”

    梁小刀沉默了下来。

    即便是慕容雪和李休也是没有说话,因为这样的评价实在太高,高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的敌人只在从前,这句话的意思不难理解,同代人中无人是子非的对手,后代自然也无人及得上,那么他的敌人就只能是上一代人,那些早就已经破了五境并且在诸天卷上成名数百年乃至千年的大人物。

    那些真正地老妖怪老不死。

    这话出自皇甫理的口中,也是最真实的评价。

    他还是没有说当初梅会之上到底有怎样的场景,李休也就不再问,只是内心深处的好奇却是愈发浓郁,再也无法淡化下来。

    饭桌上聊天是一件很让人痛快的事情,无形中你会发现一顿饭下来彼此之间都是热络了不少,即便是话并不多的皇甫婉儿偶尔也会插上几句。

    今天的风不大也不小,秋凉之日吹在身上显得有些冷,只是在场众人最弱的都是三境修士,对于这些寒冷自然是直接忽略了,只是与风同来的还有桂阳城的花香。

    桂花不仅好看,而且很香,小乔木上的生长着一团锦簇,每一个花朵之上都生长着三五片黄白色的花瓣。

    桂花的香气很独特,尤其是聚在一起之后的香味就更显浓郁。

    桂阳城里生长着很多桂花,而且关于桂阳城这个名字的由来有很多种说法,其中最有说服力的便是因为桂花和桂阳戏的缘故。

    城内随处可见,此刻漫天花香随风而来吹进了皇甫家小院,这味道很好闻。

    这很不错。

    淡淡的花香会让人感到愉悦,似乎就连入眼可见的一切都在陡然之间变得明亮了不少。

    宴已过半,临近尾声。

    叶修靠在椅子上偏头看着池塘内绿叶下游动的几尾锦鲤,无论是在唐国还是荒州这些大户人家院子里的池塘下最喜欢养的鱼好像就是鲤鱼。

    其实说来也对,无论哪个地方凡事总喜欢求个吉利。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声音特殊,很有节奏,就像是之前叶修来时的敲门声一般无二,这就证明了来人同样出自一流势力。

    几人之间的谈笑声微微一顿,叶修回过了神。

    李休夹了一口菜,并不理会。

    皇甫理放下碗筷看了一眼皇甫极。

    皇甫极低着头扒拉着饭菜也不搭理。

    皇甫理咳嗽了一声。

    皇甫极撇了撇嘴,叹了口气站起身子走了出去。

    家里嫡系就只有四个人,老爷子自然不会动,这个大哥仗势欺人。

    小妹也不舍得让她去,接待一流势力让下人开门太没礼数,那最后就只有自己动了。

    从饭桌庭院走到门口并不需要太长时间,只是几人有些好奇这个时候谁会来皇甫家拜访?

    尤其是来的还是一流势力当中的人,要知道平日里桂阳城里固然来往不少大势力的弟子,但这些人都知道皇甫家性情孤僻,不喜结交外人,除了一些关系好的之外旁人也不愿意上门来用热脸贴冷屁股。

    片刻功夫,皇甫极带着三个人走了过来。

    他引路走在最前头,脸上的笑意完全收敛,目光与几人对视的时候特意在李休面前停留了一瞬,然后挑了挑眉。

    李休放下了碗筷,心有所感,抬头看向了他身后的那三个人。

    一个中年男人,一名少女,还有一个老妇人。

    这是很奇怪的搭配,而且看这三人走路之时的模样,显然那个老妇人与那少女的关系要更为密切一些,老妇人走路之间都是隐隐将那少女以无形之气护在其中,看得出来这应该是个身份很重要的女子。

    饭桌之上刚好还有三个空缺的位子。

    皇甫极领着他们三人来此之后便开口介绍道:“这位是羽化门的大长老何安在。”

    他看着那名 器宇轩昂的中年人说道,然后又将目光放到了那个老妇人身上接着道:“这位是万香城的长老姜柏归,这位则是万香城的大小姐雪凉云。”

    无论是羽化门的大长老还是万香城的姜柏归以及雪凉云,毫无疑问皇甫家以及叶修都认识,即便彼此算不上熟络但是认个脸熟却还是不成问题的,那么此刻这些话自然是在问李休等人介绍,同时也在提醒。

    显然关于李休要搅黄试剑大会的事情现如今恐怕早已经是闹得人尽皆知了。

    三人此番前来皇甫家当然不是为了给皇甫敬尧老爷子请安,而是来问罪来了。

    还剩三个位子。

    那老妇人姜柏归背着双手朝着座位走了过去。

    何安在和雪凉云跟在后头。

    场中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渐渐开始变了味道。

    熊胖蹲在李休的腿上,尾巴在半空中来回晃着。

    皇甫理抬了抬手,三把椅子同时滑入到了桌底。

    三人行走的动作同时蹲了下来,老妇人更是双眼微微一眯,朝着他看了过去。

    皇甫理将身前的碗筷整理的十分整齐,然后抬头看着她,淡淡道:“这是皇甫家的家宴,既然是家宴,哪里有外人中途坐下的道理?”

    皇甫极看着自己的兄长,又看了看闭目养神的老爷子,也不插口,安静的站在一侧。

    “理公子的意思是,他们也是你皇甫家的人?”

    姜柏归抬手指了指李休和梁小刀,问道。

    她的声音有一些尖细,听起来总归是不大舒服。

    这是话里有话,也是在提醒皇甫理这是万香城和李休之间的事情,他皇甫家最好不要插手,毕竟五大派的愤怒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起的。

    “家宴也可以是朋友。”

    皇甫理想了想,说道。

    这时候老妇人身后的那名年轻女子突然往前走了一步,语气冰冷,质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万香城不配做你皇甫家的朋友?”

    皇甫极面色一沉,皇甫婉儿的眉头微微一皱。

    皇甫理坐在椅子上,双手撑在桌面上十指交叉,他抬头看了一眼雪凉云,然后目光平静的凝视着老妇人姜柏归,淡淡道:“如果你管不好她的嘴,我可以替你管。”

    ......

    ......

    Ps:和昨天一样,这章同样是二合一,也就是说我这几天的确都是在三更,并没有食言哦~~~~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